云横

一只新的不能再新的小白,文笔渣,希望大家不嫌弃ww
头像 @豆你妹腐 已授权

【王江】星(壹)

*这是一个敲迟的生贺*
*文笔渣*
*短小不精悍*

故事开始于某个晴空万里万里晴空的下午……

黑色的猫惬意的躺在草地上。

脖颈上的项链,有一颗星星,奇怪的是那颗星星有半颗,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什么声音?

突然,黑猫的耳朵动了动。于是抬头,看见有一只形状奇怪的“鸟”正快速的朝着飞来,不一会儿便可以看出“鸟”的原型一直拿手螺旋桨的红毛狐狸。

“ 前辈好呀。”黑猫打着招呼。也是,敢无视涂山禁空命令的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个了。

“小江好啊。”红毛狐狸落下,他嘴里叼着烟叶懒懒的回道,说中的螺旋桨已经变回伞的形态。

“这次要做什么任务呀?”叫做江波涛的黑猫问道。叶修只会在做任务的时候才会把那把千机伞带出来。

毕竟是故人留下的东西,自然要好好保护咯。

叶修这么说。

每次回答时他总会下意识的去摸伞柄上的那个“秋”字。

红毛狐狸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本书来,翻了翻,“唔了一声”然后道:“小江,这个任务……好像是你的呢。”

于是几分钟后,一只猫和一只狐狸出现在了b市某家的上。

黑猫把爪子摁在玻璃上透过玻璃去窥视屋中的一切,每一个家具的摆设都充满了熟悉的味道。

这是他住的地方。

黑猫想。

“呐……小江啊……”红毛狐狸慢悠悠的道,江波涛转头做洗耳恭听状。

“嗯…你加油,我相信你可以让他想起来的。”红毛狐狸郑重的拍了拍他的肩,“我就先走了。”

哈??

江波涛有点懵。

还没等他再问些什么,叶修就撑开伞飞走了。

就…这么走了?

江波涛一愣一愣的看着红毛狐狸的背影远去。

也忒不靠谱了吧……

江波涛郁闷的回头,正好对上一双大小眼。

嗯…不得不说,这么近距离的看大小眼在视觉上还是有一点冲击力的。

江波涛在内心里吐槽着。

他凑过去用毛茸茸的头蹭了蹭那人的脸颊。

“喵~”

王杰希收养了一只猫,

就在刚刚,几分钟前。

其实他并不喜欢,也不讨厌这种生物,但是对上黑猫眼睛的那一刻,他就被俘获了。

黑色的眼眸亮晶晶的像是有蜜糖在融化,一连他的的心也一起融入进去。

记忆的深处,似有什么东西翻涌上来,熟悉又陌生。

王杰希觉得这双眼睛似乎早就应该存在在他的生命中。

——————————————————————————————
截成两段,下段下周发嘿(๑•̀ㅂ•́)و✧
[其实是因为没时间打字了][划掉]
江波涛生快_(:з」∠)_!!

【瓶邪】两极 壹

*搬文*
*小学生文笔*
*渣开头*
*短小不精悍*

“咚咚咚。”

“请进。”吴邪头也不抬,继续翻阅着手中的书。

“吴邪。”张起灵走进来,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神色庄重。

“怎么了?”吴邪有些奇怪。

“明天,我会在族里宣布,我们的事。”

吴邪翻书的手中一停下,抬起眼看着他道:

“他们不会同意的。”

张家族的长老们可是出了名的顽固不化。

“毕竟我是族长。”

与那灼灼的目光对视良久,终于还是妥协。

吴邪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出了一会儿神,指腹轻轻地摩挲着书页,神色不明。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钻进来,落在他的脸庞,在睫毛下投射出一小片阴影。

“吴邪吴邪,你要结婚了?”小七抓扫把,极为人性化的瞪大了眼睛。

小七是吴邪制作的第一个家庭型机器人,自带的八卦设定让吴邪n多次的想把系统重修,知道现在他也不明白这个设置是哪来的。

“是啊。”吴邪笑笑答道。语气莫名地低沉。小七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波动。

“吴邪。”

小七吓了一跳手一抖差点把手中的扫把扔在地下,吴邪倒已经是见怪不怪。

“怎么了?”

张起灵竟少有的犹豫了一下,说道:

“下个星期天,我们举行婚礼。”

——————————————————————————————
  这里云横,一只新的不能再新的小白。
  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啦!
  欢迎捉虫ww
 
  两极这个名字和文章内容没有多大关系,要表达的意思,大概就是南北两极相隔很远,从两个地方出发,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是正确的方向,只是中途跋山涉水,历经千辛万苦,而到达目的地时,才发现自己心中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已不在原来的地方,而是和自己一样去寻找对方。

  或着可以理解为磁铁的两极互相吸引无法分开。
  (๑•̀ㅂ•́)و✧

【伞修】烟

*伞哥生日快乐!*
*小学生文笔*
*最迟生贺*
*短小不精悍*

   这天闲来无事的叶修难道出去溜了一圈。[划掉]应该说是被苏沐橙半强迫的拉出去。然后等他回来的时候桌子上不知为何多了一本很厚的淡橙色的硬壳日记本。

   沐橙的吗?叶修随手翻开日记,看一眼,不想就是这几页却让他的眼睛再也挪不开了。

    xx 月 x日   天气:

   今天在网吧里领了一个人回家,额……准确来说,是他自己跟过来的。

   这个家伙玩游戏还挺厉害的,不过比起我,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的。

   今天输了是因为状态不好……巧合巧合巧合……

   他的名字叫作叶修。

   小小年纪就离家出走,啧啧啧。

    “……沐秋的日记?怎么…会在这里?”

   叶修干脆的把日记翻到了最后一页。洁白的纸上,工整好看的字体只蔓延了三行。看起来莫名其妙的两句话,却使得叶修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10月21日 天气:晴
 
   阿修回来看见了我的日记本。

   我和阿修,在烟树下重逢。

    叶修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到了西湖边的一棵树下。

   烟树下不是什么机关密语,他指的是那年他们一起在西湖边种下的梧桐树。烟是苏沐橙给树起的名字。

   叶修在离树不远的地方停着喘气,树下的人看见他便从树荫下走了出来,向着他挥挥手。

  “阿修,好久不见。”

  —— —— —— —— —— —— —— —— —— —— —— ——
这里云横,
祝苏沐秋生日快乐!
其实这篇开始就有一个ooc
因为叶不修他是不会乱翻别人东西的_(:з」∠)_
ww总之欢迎小可爱们捉虫和勾搭哇![比心]


【瓶邪】你是我的全世界

  817时候的文了希望大家喜欢~
*第一次在lof发文大佬们请多多指教~*
*小学生文笔*
*欢迎小可爱们勾搭ww*

1.

“叮,列车已到达本次终点站,杭州东站,祝您旅途愉快。”

吴邪拖着行李箱,刚探出的半个身子又给硬生生的逼回来。

好冷。吴邪打了个哆嗦,搓搓手,往掌心里哈了一口气。

他在哪呢?吴邪四处张望了一下,果不其然发现张起灵正站在路边。吴邪转了转眼珠突然玩性大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打算蒙住他的双眼,不料反被那人扣住了手腕。

“吴邪。”张起灵叹息了一声,语气颇为无奈。

“小哥,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啊!”吴邪抓住张起灵的手搓了搓试图让冰凉的手暖和起来。

“你怎么不在车里面等我呢?”吴邪责怪道。

“我怕你找不到。”张起灵一边低头帮他系安全带一边答道。吴邪别过头去,脸微红。哼,他才不会承认他刚刚有一点小感动呢!

车子慢慢发动,吴邪看着车窗外流动的景色神游天外。

他跟张起灵在一起才刚好两年而已,他们从在一起到出柜速度快到不可思异,常常让吴邪有一种在做梦的错觉,明明昨天才认识你,今天却已经在一起了。

2.

解雨臣,你可千万别让我找到你!吴邪咬牙切齿的想。这人竟然把一个路痴扔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自己还一溜烟跑路了!?真的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淫魔乱舞丧心病狂……吴邪早就在心里骂了发小不知道几千遍了。

可重点是,到底怎么出去啊!吴邪欲哭无泪,只能在巷子里绕来绕去。

作为一个顶级路痴,他平常都是靠百度地图走路的。但偏偏是这时候,手机没电了。

“。。。”此刻吴邪只想用三个句号来描述自己的心情。

“你迷路了么。”突然一个冷淡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吴邪吓了一跳,转过身去,正好撞入那人如墨般深邃的眼眸,那双眼睛像黑洞一般吸引这吴邪的目光。

“嗯……”吴邪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不过眼前这人有点眼熟啊。吴邪想了想,哦这个人是他的同班同学啊。如果不是大一时张起灵做的自我介绍,张起灵的超低存在感真的可能让吴邪忘记张起灵这个人(一见钟情×1)

“那个……小哥我迷路了你可以带我出去吗?”吴邪的脸因为窘迫有点泛红。迷路了这种事,简直不能再丢人了…………

“嗯。”张起灵鬼使神差的点点头,心里涟漪微泛。像幼猫一样,做错了事,手忙脚乱的想要补救,却帮倒忙时的不知所措。

很可爱。张起灵嘴角微勾,少有的露出了笑容。

3.

迷路事件之后,日子倒是风平浪静。直到热衷于搞事情的老师对座位进行的大改动。

于是乎,张起灵坐到了吴邪的旁边。

“这波助攻很给力。”某花正在啧啧感叹着。正在练字的吴邪凑过来@奇怪道:“笑什么,笑得那么恶心?”

“笑你终于梦想成真啊。”解雨臣道。

“我靠!我是正经人好嘛!”吴邪额头上爆出一个红十字。

“天真你还是别解释了吧,正所谓,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啊。”一边的王胖子语重心长的道。

“。。。”吴邪深吸一口气,微笑着把两人推出宿舍,砰的把门关上锁好。换了一张空白的纸,沾墨,在纸上写道:

“流水落花虽有意,白云出岫本无心。”

吴邪将纸小心叠收好藏在枕头下面,也走了出去。

而胖子和解雨臣二人见吴邪走了,又偷偷摸摸的溜进了宿舍内。解雨臣掀起吴邪床上的枕头,拿起纸展开。

“我就说天真那小子肯定是有事儿吧!”胖子看了一眼嚷嚷道。

“胖子。”解雨臣眯起眼睛,想了想,道,“你把这张纸给张起灵送去,记住,不要让张起灵看见。”

胖子知道他是为吴邪着想,答了一句行嘞,就出去了。

4.

而吴邪却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自己的发小卖掉的事,心不在焉的边散步,边想着即将到来的寒假。

他一点也不想和那个人分开,即使只是作为朋友。

他不是没想过告白,但是他怕他万一失败了,连与他做朋友的资格都没有。

吴邪自嘲的笑笑,有些无力。其实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关系也不错呢。他自欺欺人的想。

5.

很快假期的余额见底,吴邪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父母,提前回了学校。

也许张起灵也会提前回去呢。

吴邪想着,走出了高铁站。诶,等一下?站在路边上的那个人好眼熟啊……是小哥!?

要不要……去打声招呼?

去……?算了算了。不去……?万一被他发现我了怎么办?是不是不大礼貌?

吴邪这还在纠结呢,那边的张起灵就已经转过身走了过来,接过吴邪手中的行李。

“小……小哥?”吴邪眼中是掩盖不住的震惊和疑惑。

“我来接你。”

平淡的像是在说我去倒杯水一样的语调。

张起灵从贴身的口袋里去处一张纸,缓缓展开,吴邪瞪大眼睛,这不是他写的么!我靠!一定是解雨臣那个王八蛋搞的鬼!开学一定要跟他好好算账!!!

“吴邪,我也喜欢你。”

“!”吴邪惊得一个趔踤,难以置信的看着张起灵的眼睛,他刚刚……说什么?他说……他喜欢我?和着我一直以来都不是单相思么!吴邪混混沌沌的想着,有种做梦的感觉。

之后吴邪就被张起灵“拐骗”回家,在他家一直住到开学。至于你问有没有发生吃干抹净类的事情,我不知道[推眼镜]咱可是正♂经♂人

6.

“吴邪,到家了。”

“啊?哦!”吴邪一下从回忆中跌入现实。

“小哥。”吴邪从张起灵的身后抱住他。

“嗯?”张起灵开门的手顿了一下,转身抱住吴邪。

“没事,我只是在想,如果这是梦的话,我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不管是不是梦,你都是我的,我的整个世界。”

吴邪直愣愣的看着他的眼睛,看见自己倒影在盛满爱意的眸子里,展颜一笑。

惟愿此生与子偕老。